北斗-收官之星-发射推迟七天,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北斗-收官之星-发射推迟七天,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6月23日9时43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北斗系统第五十五颗导航卫星,暨北斗三号最后一颗全球组网卫星,这标志着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部署全面完成。

北斗“收官之星”圆满发射,但过程中不乏困难,历经波折。此次发射任务原定于6月16日上午执行,却在发射前一晚按下了“暂停键”,背后原因是什么?推迟发射的7天里,航天人又都做了哪些工作?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主任、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工程副总设计师冉承其讲述了收官之战的幕后故事。

减压阀现“鸡爪形”裂纹

发射前一晚果断按下“暂停键”

6月15日傍晚,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已按流程完成常规推进剂加注,开始进行射前功能检查。晚上8点多,发射现场工作人员却发现一个问题:控制氧流量的一个稳压器中的减压阀出了故障。

经过讨论,专家们一致认为如果排除测试设备问题,那么阀门产品是否存在问题需要尽快排查。发射塔架上,操作人员按流程进入火箭舱体中对减压阀进行检查,壳体上一个三四公分大小的鸡爪形细小裂纹映入眼帘。

发射场的人员迅速联系北京的同事,对同批次产品从设计到生产、检验进行全过程核查。同时,紧急更换备份产品,并检查工作状况是否满足要求。

临近12点,新更换的同批次产品经检测工作状态正常,具备实施任务条件,但任务指挥部没有很快作出重启发射的决定。6月16日凌晨1点,北京方面传来了对产品抽检件的材料分析结果。

冉承其:这是材料的一种现象,但我们认为还有不是特别清楚的地方。最终,前线任务指挥部决策,中止这次任务发射,“不带疑点加注,不带隐患上天”。

争分夺秒

不到两天完成归零工作

6月16日,问题产品被迅速送回北京,接受材料检测。当晚,经过前后方结果比对,证明了问题发生的机理。已经加注常规推进剂的火箭矗立在塔架上,必须迅速拿出符合要求的替换产品,协调工作随即展开。与此同时,围绕问题的研究和归零工作也在紧张推进。

冉承其:这个“零”就是让这个产品的质量技术状态回到跟正常产品一样,不带任何隐患回到归零状态。我们经常讲“千万不能归而不零,可以归但不能不到零位,一定要回到最好的状态”。

6月16日中止发射以后,技术人员争分夺秒,几乎没有休息,6月18日完成了产品的彻底归零。

前所未有!

最大规模推进剂泄出及重新加注

6月18日晚,工作人员加班加点,将从北京运来的替换产品安装上箭,经测试,指标符合任务要求。但是,由于夏季气温较高,已经加注常规推进剂的火箭贮箱内的燃料温度和气枕容积出现变化,已不满足发射实施条件。推进剂不泄出显然不行,但泄出后再重新加注,会不会又出现新的问题?经过决策,航天人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长三甲系列火箭将进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大规模推进剂泄出及重新加注。

冉承其:相对于加注,泄出是一个逆操作。推进剂特别是它的氧化剂是有腐蚀性的,时间长了对管路对部件会带来一定影响,并且要求保证推进剂泄回的过程中不能有任何闪失,还有一定安全性的风险。

经过万全准备,技术人员分析出此项操作可能涉及的21项风险,并分别制定了应对策略。

从6月19日到20日,火箭一级、二级及四个助推加注口以上的氧化剂、燃烧剂分别安全完成泄出操作。粗略计算,泄出量约占加注燃料总量的3/4,规模之大世所罕见。

又一关键部件出现轻微腐蚀现象

工作人员紧急更换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工作人员在对泄出后的助推器氧箱进行检查时,发现连接传感器的法兰盘螺栓出现轻微腐蚀现象,需要尽快更换。这项操作只能在狭窄的箭体内进行,操作人员要身着防化服从仪器舱舱口钻进火箭内部,以俯卧的姿势,在一个小时内精准完成拆除和新产品安装工作。

冉承其:氧化剂有腐蚀性,燃烧剂对人体有些毒副作用,需要我们操作人员胆大心细,还要有一种舍我其谁的奉献精神。最终,工作人员完成了4个助推器氧箱24个螺栓的紧急更换任务,所有人开始为6月23日的重启发射做着各项准备工作。

最终,工作人员完成了4个助推器氧箱24个螺栓的紧急更换任务,所有人开始为6月23日的重启发射做着各项准备工作。

排除“取经”路上的“最后一难”

排除万难后,6月23日9时43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点火发射,北斗“收官之星”奔向苍穹。回顾这段历程,冉承其说同事们笑称此举堪比“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我们终于把八十一难的最后一难给化掉了。”

�细,还要有一种舍我其谁的奉献精神。最终,工作人员完成了4个助推器氧箱24个螺栓的紧急更换任务,所有人开始为6月23日的重启发射做着各项准备工作。

最终,工作人员完成了4个助推器氧箱24个螺栓的紧急更换任务,所有人开始为6月23日的重启发射做着各项准备工作。

排除“取经”路上的“最后一难”

排除万难后,6月23日9时43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点火发射,北斗“收官之星”奔向苍穹。回顾这段历程,冉承其说同事们笑称此举堪比“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我们终于把八十一难的最后一难给化掉了。”

责编:赵宽